必去小说网 > 未分类 > 桃桃多肉(1V1 校园H) > 毕业就嫁给你
    这会儿陶桃先提着蛋糕上了楼,沉砚和颜言在下面找停车位。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时拓还以为是沉砚他们俩。

    结果打开门,一个温软的身子猛地扑进他怀里,还在他耳朵上亲了下。

    “阿拓,生日快乐!”

    时拓一笑,垫了垫怀里的人,顺势把她压到墙上,“怎么自己先上来了。”

    陶桃笑盈盈地,抬手扯着自己的外套领口,“他们俩停车去啦,我先上来祝你生日快乐,每年都是我第一个说的。”

    时拓抱着她,抬脚要往屋里走,“嗯,我们小桃子永远都是第一个。”

    陶桃踢了踢腿,勾住他的腰,用力把人往相反的方向带,“等一下,门口有礼物。”

    时拓一愣,不由得凑过去轻轻碰了下她的唇,“礼物放门口了?”

    怀里的小姑娘从他身上滑下来,笑的灿烂,“嗯,在门口,你自己去拿。”

    “行。”

    时拓也没想那么多,估摸着又是这丫头准备的什么鬼灵精的礼物,结果走到门口,看到地上放的那个奶油蛋糕的时候,高大的身子一下子愣住了。

    这几年不管是陶桃生日还是他生日,俩人都没提吃蛋糕这件事。

    无非就是在一起吃碗面,腻腻歪歪的过一晚,零点的时候在彼此耳边说一声生日快乐。

    他对吃蛋糕这事,没什么要求。

    毕竟陶桃好不容易从那件事里走出来,他不想再让她陷进去了。

    陶桃凑上前,一双手环上他的腰,声音很轻,“阿拓,没关系的,我想陪你吃生日蛋糕,陪你许愿。”

    时拓的身子都在颤。

    “小家伙……”

    “真的没关系,之前路过学校的蛋糕店我都没事了。”

    他转过身,把人抱进怀里,像是在问她,又像是在问自己,“真的没事了?”

    陶桃跳到他身上,扯着他的两只耳朵,“没事了呀,我们阿拓把我照顾的这么好,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一点事都没了。”

    时拓盯着她的脸,突然在那一瞬间,鼻腔有些酸。

    他不是会在感情里计较付出得失的人。

    对于陶桃,他从来没想过要她同等地回报给他什么。

    对这一切,他都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可是现在,当她说着,是他把她照顾的那么好,是因为他,她才能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时拓突然有些福至心灵。

    “桃桃。”

    他哑着嗓子唤她。

    “嗯。”

    “谢谢你的生日礼物。”

    陶桃一笑,模样很是娇俏,“阿拓,生日快乐。”

    “嗯,生日快乐。”

    因为有你在身边,才会觉得快乐。

    沉砚和颜言上楼之后,四个人洗干净手,围在了餐桌前。

    陶桃把生日帽围好,戴在了时拓头上。

    那个粉色的奶油蛋糕,上面画了两个小人。

    一男一女,手拉手站在一起,好像一副结婚照。

    沉砚关了灯,陶桃把蜡烛点燃,侧头冲着他,“阿拓,许个愿。”

    时拓抬手蹭了蹭她的头发,而后拉过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希望我的小家伙,永远这么开心快乐,以后每一年的生日,都陪我一起。”

    下一秒,烛火被吹灭,掌声蹿进了耳膜。

    陶桃顺势抓了抓他的手,凑过去亲他,“每一年我都陪着你,等你毕业了,我就嫁给你。”

    时拓一愣。

    而后,头顶的灯亮了,时拓看着她,感觉眼前的视野好像有些模糊不清。

    身旁的女孩儿笑容浅又亮,端着一小碟蛋糕凑到他面前,“阿拓,吃蛋糕啦。”

    时拓感觉眼眶有些热。

    “好,吃蛋糕。”

    那个生日蛋糕四个人吃的不算多。

    时拓吃了一块,颜言吃了一块,倒是姐弟俩,一口未动。

    这会儿吃过晚饭,陶桃把次卧给俩人收拾了出来,让他们俩休息。

    “沉砚,你小时候不是总跟我抢糖吃,怎么现在也不吃甜食了,蛋糕也不吃?”

    陶桃一边整理被子,一边问沉砚。

    沉砚抓了抓头,想说什么,最后又没说。

    颜言这会儿刚巧从浴室里出来,听到陶桃问这话,看了看沉砚的表情,凑到了床边,一边整理被子一边答话。

    “之前我生日买了块,他吃了说太腻,后面就不爱吃了,估计那家的不好吃,他现在看到蛋糕就害怕。”

    陶桃理好被子,突然笑出了声。

    “这样啊,那还好,我还以为这小子也是因为之前那件事呢,那我责任就真的太大了,以前蛋糕不吃都塞给他吃的。”

    沉砚靠在门边,手不由自主又开始去摸裤子口袋。

    颜言没说话,乌黑的长发扫下来,盖住小半张脸,“桃子姐,真因为我。”

    陶桃也没问别的,这会儿帮俩人铺好床,起身往门口走,“那你们俩早点休息啊,别折腾太晚,家里隔音不太好。”

    沉砚“啧”了声,“放心,我们俩安静着呢。”

    说完猛地把她推出了门,然后“啪”地关上了门。

    等到陶桃走了,沉砚几乎是想也没想,直接抱着颜言滚在了床上。

    “诶,我媳妇儿怎么能这么好。”

    颜言翻了个白眼,被他砸的胯骨生疼,“你起来。”

    沉砚甩掉拖鞋,一只腿勾住她的小腿,“媳妇儿,等我毕业了我就把你娶回家,天天放家里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