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梦媛这会儿只是看着她,不再说话。

    中年人的一个致命错误,就是永远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于是错误延续下一个错误,最后导致了无法挽回的局面。

    她和陶建林,把陶清的死,归咎到了陶桃身上。

    他们以为,这样大家都能好受点,却没想到,这成为了压死陶桃的,最后一根稻草。

    陶建林这会儿拍了拍桌,看着陶桃,声音浑厚,却带着压迫,“陶桃,这就是你早恋的理由?”

    地上的小姑娘湿着一张脸,懵懵地抬起头。

    “你才17岁,知道爱是什么吗?”

    “你现在不过就是一时的好感,因为他对你好,你就以为这是爱,等到过了许多年,甚至不需要很多年,你读了大学,大学毕业,遇到更多的人,他就没有那么好了,你们的爱,根本就不是爱。”

    陶桃蹲在那儿,看着陶建林一张一合的唇瓣,忽而笑了。

    她擦干脸,直起身子,终于第一次,仰起头和他对视。

    少女的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爸爸,那你对我的方式,就是爱吗?”

    这句话,好像在出租屋里,戳破了一个洞。

    一时之间,叁个人,没有人说话。

    陶桃从未觉得如此的轻松。

    这些年她好像都背了一副很重的行李,现在,卸下来了。

    “爱没有对错之分,只是人用的方式有对错而已。至于以后,我会不会遇到比阿拓更好的人,我会不会怀疑这是不是爱,那都是以后的事,但是至少现在,我想和他在一起。”

    而以后,她仍然相信时拓。

    以后有多远,那是时间的事。

    而现在,她能抓住。

    这话说完,陶桃拉开门,看到了靠在门边的少年。

    额前渗着细细密密的汗,一侧脸颊有些发肿,嘴角还带着血丝。

    时拓听到声音,抬眸,看着她。

    后来的很多年,陶桃做了警察之后,审过各种各样的犯人,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家属,她的年纪逐渐增长,人也逐渐沉稳安定。

    但是她永远记得高考最后一门结束的这个晚上。

    人在很多时候,能冲动的几率,一生,应该只有一次。

    而这一次,恰巧在这一天,被她用掉了。

    陶建林这会儿才打量起面前的少年。

    劲瘦挺括,却仍然不成熟。

    他只是扯了扯嘴角,像是在提醒她,“陶桃,出了这个门,以前家里能提供给你的,以后,全都没有了,你自己想清楚。”

    这会儿陶桃抬手扯了扯脸,冲着时拓,像是在笑,“阿拓,你要我吗?”

    时拓直起身子,抬头看了中年男人一眼,随后微微弓下身子,张开双臂,冲着她,“小家伙,过来,男朋友抱抱。”

    陶桃跑上前,跳到了他身上。

    时拓低头,在她颈间亲了下,随后抱着她,微微弯了下腰,对着陶建林,“抱歉,叔叔阿姨,人我就先带走了。”

    说完抱着怀里的人,下了楼。

    那一刻,陶建林看着俩人的背影,一下子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空了一块。

    沉梦媛这会儿只是哭,好像大脑都失去了思考能力。

    等到陶建林关好门,她终于没忍住开始嚷嚷,“你干什么!陶桃也是你的女儿!你就这么把她赶出去,真的不回来了怎么办!”

    陶建林烦躁的睨了她一眼,“行了,就俩孩子,20都不到,没钱怎么活,不到一周人就回来了。”

    时拓把人抱下楼之后,身上的小姑娘跟块牛皮糖似的,怎么也不肯松手。

    这会儿他抱着人走到车前站定,刚想说话,就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

    他被她逗笑,不由得抬腿掂了掂身上的人,“不饿?”

    陶桃把眼泪蹭干,闷着嗓子,声音很细,“有点……”

    但是手臂还是勾紧了他的脖子,不肯松手。

    时拓抬手拍了拍她的背,哄着,“乖,不是说要去吃牛蛙吗,带你去吃,吃完回家收拾行李。”

    陶桃一愣,这会儿手上的力道松了松,抬起头看他,“收拾行李?”

    “嗯,收拾行李,去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