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好像都静止了。

    身旁学生的欢呼呐喊声、家长们焦急的问候声,好像全都消失不见了。

    陶桃感觉自己的视野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真切了。

    此时此刻,沉梦媛和陶建林并肩站在一起,露出了她从来没见过的表情。

    是惊恐,是不可置信,更是失望。

    在他们印象里,那么乖的女儿,学习压力那么大的陶桃,竟然,早恋了。

    还在考场门口,和男生搂搂抱抱,不讲分寸。

    陶桃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会儿浑身都是僵硬的。

    倒是时拓,愣怔了好一会儿之后,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抬手拍了拍她的肩,温声安抚她。

    “没事儿,别害怕。”

    他话刚刚落下,沉梦媛便抬脚往俩人的方向走了过来。

    “阿姨……”

    少年那个“好”字,还没有说完,脸上突然落下了一巴掌。

    声音清脆嘹亮,在闷热的初夏,格外明显。

    陶桃从愣怔里回过神,盯着时拓被打的偏过去的头,焦急地音调都高了起来。

    “妈妈!”

    沉梦媛根本看都没看她,扯着她的肩膀就往外走,气的胸腔都在震动,“跟我回家!”

    “你怎么不分青红枣白打人啊!”

    小姑娘被她扯着,却还是在回头看着时拓,恨不得用全身的力气挣开她,往少年那边奔去。

    可是她的力气根本就不是沉梦媛的对手,就那么几步路之后,便被她塞进了车里。

    几秒后,陶建林拉开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

    车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陶桃刚要说话,沉梦媛就抬手拍了一下驾驶座,“开车,回家!”

    车子启动,时拓的身影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陶桃看着窗外少年孤单的影子,眼泪一下子滑了下来。

    “你放我下去!你怎么能把他一个人扔在那儿!”

    她扯着书包,像是在和沉梦媛发脾气,又像是在和陶建林发脾气。

    没有人应她。

    下一秒,陶桃侧过身,去扣安全锁。

    沉梦媛终于按讷不住,扯过她的肩膀,抬手,挥了她一掌。

    这一掌好像要比刚刚时拓那一掌,力气还要大。

    因为车里的空间小,封闭性更强,而没有人说话,空气里好像都是那一巴掌的回声。

    陶桃僵着身子坐在那里,就那么愣愣地看着沉梦媛。

    从小到大,不管发生什么事,沉梦媛都没有打过她。

    就算是哥哥死的那一天,沉梦媛也只是一直哭,却没有动过她一根头发。

    而现在。

    这会儿沉梦媛打完她,坐在那里也愣住了。

    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生气起来会是这个样子。

    原来人的情绪在无法控制的时候,真的会做出一些让自己都无法相信的事情。

    母女俩就这么僵持着,直到车子开进小区楼下。

    等到陶建林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沉梦媛才叹了一口气,扯着陶桃下了车。

    一家叁口进了出租屋,陶建林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这会儿坐在餐桌前,迭着一双腿,点了一根烟。

    沉梦媛关上门,把陶桃推进屋,眼底全是失望。

    “你什么时候开始早恋的?”

    毫无意义的质问。

    陶桃靠在墙边,抬头看着她,声音很轻。

    “妈妈,高二的时候。”

    沉梦媛被她气的都有些发晕,勉勉强强的扶着桌沿站稳,声音都在抖,“到,到哪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