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拓的生日一过,2012年也迈入了年关。

    13年元旦的时候,江望帮着时拓搬了家。

    和陶桃的出租屋同一幢,在她楼上两层楼。

    户型也不大,屋里的陈设也有些旧,不过胜在离一中近,照顾她也方便。

    时拓搬了家之后,陶桃几乎每个晚上等孙慧慧走了之后,都背着书包,裹着睡衣跑到他那儿去住,第二天俩人一起去学校。

    不知不觉一个学期也要过完了,会考一结束,高二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还有高叁的一模。

    时拓其实对这事没怎么紧张,他这人性子淡,仅有的几次情绪波动还是因为陶桃,所以一模结束之后,也没什么感觉。

    时友自从他生日之后,也没打电话,也没问过,不过搬家这事儿,之前时拓签约交定金的时候,从信用卡里刷出去一笔钱,他应该能收到短信。

    那么大一笔,不走他的卡,时拓也没办法搬房子。

    不过时友一直没反应,时拓也就懒得问了。

    一晃眼到了寒假。

    放寒假之后,时拓也没有搬回去。

    俩人几乎过上了同居生活,陶桃的衣服,生活用品,已经逐渐从家里转移到了时拓那儿。

    这天孙慧慧给陶桃做好午饭,收拾好厨房,抬手敲了敲她的门。

    “桃桃,阿姨有事要和你说。”

    小姑娘闻言从练习册里抬起头,走去开了门。

    “阿姨你要回老家了吗?”

    每年快过年的时候,孙慧慧都要提前回老家。

    去年这时候也是这样,那一个月,陶桃是搬去沉阳家里住的。

    “嗯,今年过年虽然晚,但是阿姨家里有点忙,和你妈妈说过了,你晚一点整理一下东西,搬到你舅舅那里去住,等到初八阿姨再回来。”

    陶桃闻言,抬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轻轻说了句好。

    等到孙慧慧走之后,她坐在床边开始发呆。

    每年寒假沉阳一家会搬到市中心那边的别墅区去。

    但是陶桃其实不太愿意去,沉阳还好,沉砚也还好,就是那个舅妈,不太喜欢她。

    她在那儿住的也不算舒服。

    去年这么过,今年因为和时拓在一起,就突然不想去了。

    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会儿叹了一口气,陶桃拿过钥匙,直接关门,上了楼。

    搬过来之后,时拓给了她一把钥匙。

    这会儿爬了两层楼,钥匙旋进锁孔,陶桃推门进了屋。

    屋里暖气开的足,客厅的地板上凌乱地堆放着画具,少年穿着一身黑色的家居服,坐在地毯上,拿着铅笔,飞快地勾勒着。

    大概是听到玄关的声音,时拓回过头,声音很轻,“阿姨走了?”

    陶桃点了点头,换好拖鞋,走到他身边坐下,“嗯。”

    声音有些倦。

    时拓抬手拢了拢她的头发,盯着她的长睫,长臂一勾,把人带进怀里,“怎么了?晚上做的饭不好吃?”

    陶桃摇了摇头,在他怀里缩了缩,“不是,阿姨要回老家了,我要去舅舅家住。”

    时拓闻言,捏着铅笔的手顿了顿,随后眸子也沉了下来。

    垂眸想了一会儿,他低头,亲了亲女孩儿的鼻尖,问她,“是不是不想去?”

    怀里的小姑娘像是撒娇似的,一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坐在了他腿上。

    “不想去,我想和你住一起。”

    时拓揉着她的头发,低声笑了笑。

    “小家伙,住我这儿,吃什么?”

    俩人都不会做饭,有点头疼。

    之前孙慧慧在,时拓都是等着孙慧慧走了,下楼和她一块吃,这下孙慧慧走了,还有点麻烦。

    陶桃窝在他颈间,温软的唇瓣贴着少年的喉结轻轻厮磨着,声音娇软,“那我们下馆子去,我不想去舅舅那,总是看着我起床睡觉,都不能和你发短信,那我就见不到你了。”

    她说完,一只手滑下去,钻进了他的睡裤里面。

    冰凉的触感沿着腰腹的纹理向下,刺激的时拓喉结滚了滚。

    温软的小手探进茂密的丛林,像是玩似的,捏了捏那一处。

    少年身子一颤。

    他扣住身上女孩儿的腰,扔掉铅笔,一个翻身,把人压到了地毯上。

    “勾引我?”

    时拓贴着她的耳边,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小姑娘耳根猛地红了,身子也有些颤。

    她抱着他,一双腿勾着他的腰,像是在撒娇,“我想和你做完再去舅舅家,不然会好想你。”

    冰凉的唇沿着少女的颈部向下滑,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内裤被剥下,时拓低下头,一双手捏过她的大腿根,问她,“是不是好久没给你口过了?”

    陶桃一愣。

    确实。

    这段时间都睡在他这儿,做的时候,俩人都是单刀直入,倒是没口过了。

    这么想着,她抬脚,在他背上蹭了蹭,声音很细,“嗯,你一给我口,我就想被你凶。”

    时拓一笑,曲起细长的指节,轻轻刮了刮那个细缝。

    已经有些湿滑了。

    “忍着点,后面凶你。”

    下一秒,那处传来温软湿滑的触感。

    陶桃不由得咬紧了下唇,两只手也抓上了身下的地毯。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