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这天,陶桃给沉梦媛打了通电话,说是晚饭和沉砚出去吃,让孙慧慧不用在家里煮了。

    沉梦媛放心不下,又给沉砚拨了通电话,沉砚在电话那边苦哈哈的帮俩人打了掩护,最后坑了时拓一件联名的篮球服,这才心理平衡了点。

    哼。

    身材比他好就算了,怎么联名的篮球服他都能搞到,他就搞不到呢。

    这天是周六,高叁上午要补课,时拓去学校的时候,第一次没穿校服。

    他虽然性子冷了点,对别人也没什么好脸色,但是向来循规蹈矩的,很少做出不穿校服这种事。

    这会儿少年一件黑色的长款羽绒服,包裹住颀长的身材,腿上包着一件黑色的休闲裤,运动鞋洗的发白,一件针织毛衣套在里面,露出细长的脖颈,上面零星落着几个红痕。

    陶桃前几天晚上咬上去的。

    不敢让他咬脖子,自己咬的倒是挺多。

    江望从时拓一进门,就一直盯着他,见他不穿校服,眼睛都直了,“你干嘛?补个课像是来走秀的。”

    时拓“嗯”了声,从羽绒服口袋里翻出手机,一边敲键盘一边问他,“摩天轮一圈大概多长时间?”

    江望都没反应过来,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说话都结巴了。

    “摩,什么摩天轮?”

    这会儿时拓把手机丢进抽屉里,勾唇笑了下,“你应该没坐过摩天轮,就是给小学妹买买奶茶,恋爱都没谈过一次。”

    江望终于反应过来他在揶揄自己,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只手臂锁住他的喉咙,“行啊阿拓,都敢揶揄我了,打一架?”

    时拓一笑,胸腔都在震,扯下他的手,“没,把我打坏了我女朋友要心疼的。”

    江望:“.………”

    不是,怎么谈恋爱了,就,这么骚气冲天的了?

    江望:“阿拓你够了啊,谈恋爱了不起啊?

    少年整个人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想到小姑娘的模样,声音很是欠扁,“了不起,幸福的要疯掉,你无法体会。”

    江望:“?”

    中午上完课,吃过午饭,时拓背着书包,走去小区楼下,准备接人。

    过了没一会儿,小姑娘穿着一件粉白毛绒的外套,朝着他,从楼梯上奔了下来。

    “阿拓!”

    时拓抬眸,弯下腰,把人抱进了怀里。

    “怎么穿的跟个小兔子似的。”

    陶桃穿着一件毛绒外套,帽子上还有两个兔耳朵,软萌软萌的。

    头发被她放了下来,整齐的铺在胸前,一双细嫩的腿裹在牛仔裤里,勾出小姑娘清晰的轮廓。

    陶桃窝在他颈间,侧头蹭了蹭,“这个外套暖和,你说让我多穿点的。”

    时拓一笑,把她放到地上,抬手扯了扯那个兔耳朵,一下子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以后不让你穿这么厚的兔耳朵。”

    小姑娘被他说的懵懵的,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见她一张纯白的脸上全是好奇,也不逗她,拉过她的手,塞进自己的羽绒服口袋,“走吧,男朋友带你去游乐场,想打车过去还是乘公交?”

    天气有点凉,陶桃刚出来,冷风一吹,脸就被冻红了。

    刚想说打车过去吧,后来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仰头看着他,“阿拓,去游乐园,乘公交的话,是不是350路啊?”

    少年盯着她的脸,垂眸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弯腰,捏过她的下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想去乘350?”

    陶桃点了点头,“想。”

    毕竟,她就是在那辆公交车上,遇上他的。

    “行,去乘公交。”

    俩人拉着手,慢悠悠走到了公交车站。

    等了有一会儿,公交车开过来,陶桃从包里翻出学生卡,刷卡上了车。

    这会儿她站在前门,目光扫到窗边的那个单人座,一下子愣神了。

    九月的那个下午,阳光刺眼又明媚,她抱着一迭参考书和练习题,上了这辆公交车。

    也是那时候,她一眼望过去,就看到了时拓。

    格外的干净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