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俩人换好衣服,吃过早餐,往学校那边晃。

    走到一半,刚好江望骑车追上来,不由得冲着俩人吹了声口哨。

    “哟,今天没骑车啊~”

    说话拖腔带调地。

    陶桃拢了拢书包肩带,眯着笑眼,“江望同学早。”

    江望不由得笑出了声,“得嘞,直接叫我名字算了,阿拓不让你叫学长,这么叫总以为是老张喊我起来回答问题呢。”

    大概是出来的有些晚,路上遇上江望又说了一会儿话,叁个人快走到马路对面的时候,陶桃才发现要迟到了。

    609去画室画画,倒是没什么时间要求,学校的管理也不严,但是普通班迟到被门口值周的班级抓到,要被扣量化分。

    周丽娜平时最看重这些东西,很讨厌他们迟到。

    这会儿陶桃见绿灯就剩下四五秒,想都没想,直接就要冲过去。

    “阿拓,我要迟到啦,我先走啦~”

    下一秒,她腿刚刚迈出去,非机动车道就蹿过来一个电瓶车,陶桃还没反应过来,等到刺耳的喇叭声响起,她就感觉被人用力扯了下书包带,整个人都往后栽了下去。

    她一个踉跄没站稳,刚抬起头,就对上时拓玄寒的眸子。

    小姑娘心猛地沉了下。

    时拓扣着她的肩,整个人都在抖,嘴唇都在微微发颤,“陶桃你疯了是不是,迟到就闯灯?这是我在,我不在,你被撞了怎么办!受伤了怎么办!”

    少年说到后面声调都扬了起来,震的人耳骨生疼。

    陶桃被他吼的一个激灵。

    她傻愣愣的站在原地,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从她认识时拓到现在,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是从来没见过他这样。

    声线冷又沉,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眸子猩红,手上用了十成的力道,陶桃感觉她的肩胛骨都要被他捏碎了。

    他之前,要么叫她小家伙,要么叫桃桃,从来没全名的这么,叫过她。

    小姑娘瑟瑟缩缩的站在原地,连早自习的铃声响了都没听到。

    俩人就这么对视着。

    冷风扫过来,吹开时拓额前的碎发,刺的人皮肤生疼。

    江望见俩人这么下去有些没完没了,不自主地叹了一口气,抬手拍了拍时拓的肩,“灯又绿了,走吧,她早自习该迟到了。”

    过了好一会儿,时拓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

    他慌慌张张的松开陶桃的肩,弯下腰,神色恢复过来,哄着她,“对不起,刚才不是故意要凶你的,小家伙,我是太着急了,刚才真的太危险了,你不能这么过马路,真的容易出事……”

    时拓话还没说完,陶桃眨了眨眼,没说一句话,抓着书包带跑向了马路对面。

    江望盯着那抹背影,坐在车上,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等到小姑娘拐进了学校,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才战战兢兢的开口道,“你是真把她吓到了。”

    时拓站在那儿,盯着黑漆漆的柏油马路,感觉头像是有千斤重。

    “我……”

    “这事儿你真的不能一直瞒着,你说了她以后就不会这么过马路了,但是你这么凶她,估计要生气。”

    江望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安慰他,“行了,先去画室吧,中午再哄人。”

    这会儿陶桃跑进教学楼,一边爬楼梯一边哭。

    怎么突然那么凶。

    平时根本不会这样的。

    她又不是故意的,是真的要迟到了。

    一想到刚才时拓的表情,她的眼泪就更多了。

    明明,哥哥走了之后,她就再也没哭过了。

    怎么和时拓在一起之后,总是哭。

    这么想着,陶桃抬手擦干脸,钻进后门,坐到了位置上。

    一整个上午,时拓都心神不宁的。

    一想到小姑娘被他吓懵的模样,他就想拿把刀,割了自己。

    就算是再怎么心急,再怎么害怕,也不能这么凶她。

    是他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叹了一口气,他盯着画板上那一抹红,感觉眼眶被刺的生疼。

    江望侧头看了他一眼,垂了垂眸子,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期中考一过,宁川又降了温,马上步入冬天,之前大课间的广播体操和太极拳也改成了跑步。

    这会儿江望闲闲散散的迈着步子从宿舍楼走下来,盯了盯操场上的方队。

    过了好一会儿,505跑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跟到了队伍侧方。

    “阿拓女朋友,聊一圈呗?”

    陶桃正在跑步,高马尾一甩一甩的,听到他的声音,侧头看了他一眼,但是表情不怎么好。

    不太乐意理他的样子。

    江望见她不说话,长长叹了一口气,而后开口问她,“小舅子没和你说阿拓妹妹的事?”

    陶桃闻言,不由得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