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时拓没看到陶桃。

    小姑娘一般都跟徐婷避开饭点,或者拿着沉阳的饭卡去教工餐厅刷,那儿的伙食好一点。

    这会儿江望和时拓端着餐盘,在食堂里环视了一圈,没看到位置。

    刚准备跟别人拼桌,余光瞥到沉砚一个人占了四个人的大桌,江望想都没想,扯着时拓就坐过去了。

    “哟,小舅子,怎么在这儿一个人吃饭?”

    沉砚差点没被那个鸡翅骨头给噎死。

    抬眸瞪了江望一眼,他没什么好脾气,“乱叫什么你,小心老子削你。”

    江望一笑,模样很是欠扁,“这之前我还以为你是小桃子她哥呢,没想到是弟弟啊,长得人高马大的,叫一小姑娘姐,昨天叫的还挺顺口。”

    沉砚胸腔里窝了一团火,猛地放下筷子,“死旺仔,你找死?”

    他说完,看着没什么表情的时拓,猛地咽了一口口水。

    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问他,“你把熊一给揍了?”

    少年低头吃着饭,慢条斯理地“嗯”了声。

    “我草,还真是你揍的,听说掉了一颗牙,下手够狠。”

    江望从他餐盘里夹过一块鸡翅,“啧”了一声,“那小子,应该是在换牙。”???

    沉砚像是看傻逼似的看着他。

    “你搞毛线球,都多大了还换牙。”

    江望捂着肚子一笑,“小舅子,怎么我说什么你都信啊。”

    “你他妈再叫一声小舅子老子剁了你信不信!”

    “行行行,我不叫你小舅子,我们阿拓的小舅子,我不跟着凑热闹了。”

    沉砚见时拓一直不说话,尴尬的摸了摸后颈,问他,“我姐昨天好晚才回去,是跟你在一起吧。”

    时拓又“嗯”了声。

    “嘿,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

    “不能。”

    ………

    他姐怎么就看上这么个移动冰山了。

    沉砚无语。

    “昨天是跟阿拓在一起,这大冷天的,不知道跑哪儿哄人去了,折腾了一个晚自习,回来脖子上还是红的,”江望说到这儿,抬手碰了碰时拓的脖子,“看,牙口多好。”

    沉砚盯着那个吻痕,猛地从餐桌前站了起来,“我草,时拓,你他妈的不是人,你摧残祖国的花朵!”

    时拓低头吃饭,躲过江望的手,“别乱摸。”

    江望往后仰了仰,一双手撑在脑后,“行了小舅子,别一惊一乍的,之前教室里都折腾了一个午自习外加一节课呢,要说摧残,都不知道摧残了几次了。”

    沉砚感觉自己两眼一黑,马上就要背过去了。

    他坐下来,咬牙切齿地看着时拓,“你他妈的住家里就算了,在教室还搞?时拓,你要是敢欺负我姐,老子早晚要剁了你。”

    江望捕捉到话里的信息,侧头看着一直吃饭没说话的时拓,问,“还住家里去了?你们俩玩的挺开啊?”

    时拓抬眸,淡淡看了俩人一眼,“不吃饭?想找死?”

    沉砚气哼哼的,小声嘟囔了句,“你等着,你欺负我姐,我就去欺负你妹去!”

    这话说完,饭桌上的氛围一下子诡异了起来。

    时拓握着筷子,愣怔几秒,随即,眼底像是包了一层冰霜,直接摔下筷子,端过餐盘走了。

    沉砚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张了张口,他对着时拓的背影犯了难,“他干嘛?我就开句玩笑。”

    江望无奈地摇了摇头,冲着他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小舅子,你开谁的玩笑都行,就是阿拓他妹,不行。”

    沉砚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