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小说网 > 未分类 > 桃桃多肉(1V1 校园H) > 还想再凶你一次
    陶桃被他扯进了609。

    这个点九班的人全都在画室画画,没人回教室。

    时拓抬手锁上门,把人压在了门框上。

    他低头,去寻她的唇,在她唇上厮磨着,一只手探进了她校服下摆。

    小姑娘喘了喘气,脸颊有些红,“会,会不会突然有人进来……”

    少年的大掌贴上她细腻的肌肤,感觉腰眼一紧,胯下的硬物直挺挺的戳着内裤。

    “不会,我锁好门了,后门从早上到现在就没开。”

    陶桃扯着他的校服下摆,声音有些颤,“阿拓,早上才做过的……”

    时拓“嗯”了声,手上的动作却没停,滑到她乳肉上,捏了一把。

    “唔——”

    陶桃被他捏的一个激灵,身子都抖了抖。

    他在她唇上咬了一口,这才松开她,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出声问她,“前还是后?”

    “啊?”

    小姑娘有些没反应过来。

    时拓一只手探进她校服裤子里,勾了勾内裤边,找到那一点,抬手,按了下去。

    陶桃猛地仰起头,发出一声破碎的呻吟,一双眸子雾蒙蒙的,“阿拓,别,别按……”

    他哄着她,声音很轻,带着丝丝缕缕的柔情,“乖,先弄湿。”

    几乎是话一落下,时拓就感受到了手心里的水渍。

    他勾了勾唇,顺势扯下她的校服裤子,扣着她的腰,把人翻了个面,“刚才你没选,我替你选了,后。”

    他说完,压了压她的腰,把人抵在了课桌上。

    下一秒,时拓拿过那个避孕套撕开,套在鸡巴上,刚想往她身体里送,陶桃就侧过身,柔声唤他,“阿拓。”

    “嗯?”

    “我,我想在你的课桌上。”

    时拓反应了几秒钟,随即一笑。

    他凑过去,亲了亲她的鼻尖,“行,去我桌上。”

    少年把人抱起来,穿过教室,走到了最后一排。

    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只开了一条小缝,微风吹进来,荡出一抹微小的弧度。

    时拓把她压在桌上,一双手把小姑娘的校服连着衬衫推到胸上方,欠了欠身,找准位置,顶了进去。

    “嗯啊——”

    猛地被进入,陶桃不由得扬起了头。

    好,好大,好胀……

    她好像还是没适应他的尺寸……

    花穴里的嫩肉包裹着他,内壁紧致温暖,时拓闷哼一声,喉头一紧。

    他低头,滚烫的吻从她耳际下移,滑落到白皙细长的脖颈,动作很轻。

    手上的力道却完完全全相反,几乎是撕扯的力道,扯开了她的内衣搭扣,捏上了她两团乳。

    扎在她身体里,时拓感受她包裹着自己的性器,突然有些福至心灵。

    小家伙软绵绵的,真好操。

    早上操了一遍,也才不过几个小时,竟然还想操。

    一进来这要命的地儿,他所有的理智都没了。

    陶桃缓了缓神,稍微适应了他在她身体里,花穴被他撑得,眼角都沁出了生理性的眼泪,“阿拓……”

    时拓“嗯”了声,额头上青筋暴起,一双眸子猩红,嗓子都发干。

    “怎么了,疼了?”

    陶桃摇了摇头,半趴在他课桌上,“你,你怎么不动了……”

    他低低一笑,语气很是宠溺,“嗯,现在让你舒服。”

    下一秒,少年提起她的腰,猛烈地冲撞了起来。

    “嗯啊啊啊啊——”

    课桌在俩人的动作下剧烈地摇晃了起来,抽屉里的书本,哗啦啦地掉落在地上,发出“啪嗒”的声音。

    女孩儿白皙的十指扣住桌沿,指节都微微泛白,拼命给自己找着力点。

    粗长的性器快速地在她的花穴里冲撞,顶弄,时不时戳弄着G点,顶的陶桃那处酸软到不行,可肉棒上的青筋刮过内壁,带来战栗的快感,从小腹窜起,直达头顶,操干的她眼睛都半眯着,意识都有些不清晰。

    时拓盯着她雪白的臀缝,女孩儿的两瓣臀软弹漂亮,连着腰身勾出一抹弧度,格外的勾人。

    他抬起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臀,下身的力道丝毫不减。

    裤子被他褪去了一半,莹白细嫩的大腿暴露在空气里,微微发着颤。

    少年的喘息声越来越重,随着肉棒的深入,俩人下身湿黏一片,大片水渍顺着陶桃的腿心流下来,又在他剧烈的操干里因为摩擦,变成了浊白的浆液,连在紫红色的性器上,带来格外强烈的视觉冲击。

    “嗯啊,阿,阿拓,轻,轻点啊………”

    她感觉她都要被他撞出去了。

    小姑娘在他身下辗转低吟,媚骨天成。

    时拓盯着俩人的交合处,看着那粉嫩的阴唇随着自己的挺进,被带进穴里,又随着他抽出,包裹着肉棒被带出来,吸附在性器上。

    那处,在昨天之前,还是一个密闭的,没有被进入过的秘密花园。

    而现在,娇小的人被压在身下,他像是失了智,蛮横地在她身体里,撞击,捣弄,不留一处完整。

    时拓一个深顶,猛地把性器送进了宫口。

    陶桃被他操的浪叫连连,扣紧桌沿,身子一抖,仰着细长的脖颈,长舒一口气,被他送到了高潮。

    “阿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