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考的成绩直接公布在了楼下的公告栏上。

    陶桃对这种公布方式,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

    当她考得好的时候,比如上个学期末分班,拿了全年级第二的时候,她是乐意的。

    各科的分数,班级排名,年纪排名,全都能看到。

    各科老师,各个同学路过,也就全都能知道。

    但是如果考不好,她就不太乐意被人看到了。

    就比如这次。

    中午午自修的时候,陶桃下去看了一眼。

    毫无例外,公告栏周围围了一圈同学和老师。

    陶桃先是看了高叁年级段的成绩。

    时拓的成绩本来就不差,饶是转了文科班,但是地理科目占优势,英语和数学也不差,之前要考政治的时候,陶桃把自己的政治书给他了。

    505的班主任周丽娜是宁川市最出名的政治老师,每一年带的文科重点班,政治成绩在市里,甚至是省里都是数一数二的。

    她教政治,很有一套。

    陶桃扫了一眼成绩和排名,不由得勾了勾唇角。

    阿拓考了班级第五呀。

    放到整个年级段,虽然比不过文科重点班,不过美术班这样的成绩也算是拔尖了。

    转身,陶桃去找高二的排名。

    在前10里面没看到自己,小姑娘脸色直接拉了下来,指甲不由得都陷进了掌心里。

    掉出班里前十了吗……

    时拓这会儿被江望拉着往公告栏那边走。

    目光扫到人群里那抹熟悉的身影,少年眼眸暗了暗,抬脚走了过去。

    “我草,阿拓,牛逼啊,你他妈天天泡小学妹还有第五?”江望不由得吐槽了一句。

    时拓没什么反应,侧头去看高二年级段。

    找到小姑娘的名字时,少年身子一颤。

    15?

    之前不是第二吗?

    时拓扫了一眼各科的科目。

    数学英语语文叁门全都没问题。

    历史政治也是拔尖。

    地理还是很低,不过要比之前的30分好多了。

    给她补了两周课,分数也爬上来了一点。

    50多。

    也算是有进步。

    那怎么掉这么多?

    时拓皱了皱眉,继续往下看。

    到生物那一栏的时候,他整个人呆住了。

    二,二十五?

    怎么比地理成绩还差?

    他这会儿刚想说什么,余光就看到小姑娘耸拉着一颗小脑袋,绕过熙熙攘攘的一群人,往操场那边走。

    陶桃咬着下唇,垂着脑袋,慢吞吞地爬上了看台。

    小姑娘娇小的身子缩成一团,环抱住自己的膝盖,就那么坐在台阶上,一言不发。

    眼眶有些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可是没掉眼泪。

    考差了啊……

    妈妈还特意跑回来,就是想等她月考成绩出了再走的。

    现在这样的成绩,很让人失望吧。

    这么想着,少女把脸埋进了膝盖里,整个人像是被周遭的空气隔绝了似的。

    时拓跟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小姑娘瑟瑟缩缩的,团成一团窝在看台上。

    叹了一口气,少年长腿一迈,上了台阶,蹲在了她面前。

    下一秒,他抬手,扣住女孩儿的背,把人带进了怀里。

    “乖,难受给你抱一会儿。”

    陶桃还没反应过来,等到熟悉的柏木香气窜进鼻腔里,她才意识到是谁过来了。

    一双手扯着男生的校服下摆,女孩儿闷闷出声,“阿拓,我没考好……”

    时拓抬手,拍了拍她的背,“没关系,就是一次月考而已,嗯?”

    “我一直以为我只有地理差的,怎么现在生物也只有二十几分……”

    时拓之前听张涛提起过,陶桃略微是有点偏科。

    但是偏的也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