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梦梦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才哄好了库赞和马尔科,尤其是马尔科,原本说好十月陪他过生日,因为身份的转变而变得敏感而尴尬。
    海军大将的女儿,随意跑到白胡子的地盘给白胡子一番队队长过生日,这听起来就很离谱。
    且不说过生日的话题,光是梦梦在白胡子地盘开的那些店铺都遭到了附属海贼团船长的非议,总有人不放心,隔三差五给白胡子打报告,请求他将店铺关停。
    虽然报告都落在了马尔科的手里,但他还是把这件事简单通报给了老爹。
    白胡子大笑起来,他常坐的位置下新铺了一块皮革地毯,上面闪着魔法的光。
    马尔科和梦梦实验了好久,添加了元素之核的【滋育之术】再配上马尔科的新药,虽然不能修复好白胡子的陈年旧伤,但是可以有效规避新的器官损伤。
    也就是说,白胡子现在只要坐在魔法阵里,大量饮酒也不会加重病情。老爹自然乐不可支,有事没事就坐那里喝酒。
    魔法阵一直运转,元素之核消耗得飞快。马尔科愁得头秃,晶核的来源是精核,他自然不敢告诉自家老爹,只能拐弯抹角提醒他,元素之核只有梦梦能制造,还必须从他的不死之炎中提取,让他悠着点喝酒。
    白胡子自然也看到了新闻,但他坐在魔法阵里的时间很长,活了一把年纪的纽盖特知道这不是轻易能办到的事,更何况他的身体真的有所改善。
    光是从梦梦尽心尽力配合他的儿子做医疗实验,他就能肯定小姑娘不是海军的人。
    收养关系再常见不过,白胡子推测大概是达成了某种交易,不过他看马尔科唉声叹气的样子就觉好笑,他开了口,“库啦啦啦啦,店铺可以继续经营,只要你别做了海军的女婿就行。”
    周遭哄堂大笑,马尔科爱上小姑娘在莫比迪克号上已经是公共信息,大家没少打趣他。
    “可恶!”马尔科无法反驳老爹,干脆化身不死鸟飞进了云里。
    艾斯把老爹的回复当做打趣马尔科的新段子在船长中传播,人人乐不可支,倒是也渐渐不再反对开设的NewHope商店。
    梦梦处理好了棘手的感情问题之后,才来得及看那些不那么棘手的,比如山治给她写的每日情书。
    她的小王子还是说着俏皮甜蜜的情话,也不过问养父问题,甚至不会问她什么时候回去看他。
    他从来不和梦梦要求什么,只是向她倾诉爱意然后等待。
    梦梦偶尔会觉得有些惶恐,一味付出的恋爱并不是良好而健康的关系。但信纸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她又怕山治误会,好在她总算要回东海,她便决定当面和他谈谈。
    于是梦梦高高兴兴告诉山治,她在回东海的路上,请求他再等一等,她马上就去见他。
    然后她收到了好多问题。
    「太棒了!宝贝我等你?~你想吃什么?」
    「……这是我最近采购的食材,你有感兴趣的吗?」
    「啊,抱歉,我应该直接给你菜单的!…」
    「…你喜欢这个吗?我上岛采购的时候看到女孩子们都流行这个,我买了所有的颜色,你可以选一个喜欢的…」
    「…我又犯傻啦!全部都是你的??爱你爱你~」
    ……
    梦梦握着笔,看着信纸源源不断从魔法阵里冒出来,鼻子酸溜溜的,视线也模糊了。
    擦掉眼泪,梦梦认真回复他乱七八糟的问题,最后她写道——
    「谢谢你爱我,我的小王子。?」
    不知道是不是黄猿大将的名声太大,这几天以来,一路风平浪静,平时偶尔会出现的海贼船一条都见不到。
    梦梦甚至可以悠闲地在夜晚吸收月光,不管什么品质,元素之核多备一些准没错。
    又一个月朗风清的夜晚,梦梦惯例坐在露台上聚集月光。
    耳边是哗哗浪声,月光落在海面上延伸出细长的银线。
    光元素慢慢聚拢,像萤火虫围绕着少女。
    忽明忽暗的光线中,甲板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梦梦吓了一跳,光点四散。
    再看一眼,那黑影的轮廓却有些眼熟。
    黑影向前走了一步,他的脸出现在月光下,梦梦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
    “嗨…”男人笑起来,“小梦梦。”
    灰色背头的男人咬着烟,珍珠耳钉在月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