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朋友的正确打开方式,前面互不搭理的那一个月,真是白瞎了。
    *
    难题嘛,就是要一个一个突破。
    友情恢复了秩序。
    周家宝按照惯例送她俩回家。
    申屠念先下的车,从园区走回家门口的这一段路,四人群组就开始聊起来了。
    讨论的还是秦榛新发圈的那张合照。
    葛旻恩说秦榛太不够意思,只p自己,应该流水线p图。
    周家宝开始取笑他,流水线p图这个词就很“专业”,问从哪儿学的。
    秦榛揭秘,说起葛旻恩最近的撩妹动态,一会儿送零食一会儿送人回家,殷勤的很。
    葛旻恩恼羞成怒,说什么都不对,嘴笨。
    秦榛八卦魂燃起来了,撺掇着让他改天带出来,大家掌掌眼。
    周家宝也起哄。
    申屠念难得跟风说了句“找机会约出来”。
    随后群里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只有葛旻恩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进了家门,换鞋,摸摸小狗的脑袋,申屠念依旧手机不离手。
    从聊天框跳转到朋友圈,想看看到底p成什么样了,其实也还好,算是还原了,哪有周家宝他们说得那么夸张。
    就很无聊的上下刷着,忽然,手指微顿,人站立在玄关不动了。
    小狗围着她的脚边顺时针绕了两圈,又逆时针绕回来一圈,没引起注意,最后悻悻离开。
    申屠念看到了沉贤发的动态,十分钟前,就卡着秦榛的动态上面。
    恩,她和赵恪为数不多的共同好友,他算一个。
    好像是去露营了。
    人不少,当中一张大合照,男男女女,有他。
    背景虚化但依稀能分辨出野餐氛围,他坐在最边上的露营椅上,歪歪斜斜,很懒散,整个人也不算多精神,黑发,黑色的口罩,黑色的卫衣,黑色的破洞牛仔裤和运动鞋。
    像是被吸走了色彩,从头到脚,只有鞋底露出一点鲜艳的柠檬黄。
    阳光正好,打在少年的眼睑上,他半眯着眼,情绪深藏其中,叫人分辨不出,手边是一只甩着尾巴仰头傻乐的萨摩,通体雪白,和他这一身黑的装扮对比,多少有点晃眼。
    他只是微微低下头,日系颓废感烘托得很到位。
    申屠念貌似“很随意”地看了一眼,面无波澜。
    不过是在短短几秒内将照片里关于他的边边角角都看了个遍。
    而已。
    --